当前位置:www.35222.com > 艺术家 > 没有其他事可做

没有其他事可做

文章作者:艺术家 上传时间:2019-12-29

  与画画怎样结缘的?

  小时候幼儿园老师常会问:你长大要做什么?我总会不假思索地说要当画家,好像人生没有其他职业,没有其他事可做。可以说我与画画不是结缘,它是我天生就知道做的一件事。这可能与我成长环境有关,我从小就在艺术熏陶中、在美院大院里玩耍成长,还是小人时就常去串美院教室,趴在爸爸画案旁看他激情澎湃地画画。所以画注定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我看重它,热爱它,但它又不是束之高阁的,它像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,是我皮肤毛发血液的一部分,它是我观看世界的方式,表达世界的语言。

  恋爱、婚姻、生活、创作、学习是怎样安排的?

 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,在家听父母的话,在学校听老师的话,是老师心中的好学生。我记得我上学前是个充满幻想、爱看童话、喜欢自己编故事画插图、自己和自己玩的一个小女孩,但随着学业的加重,我开始无暇做自己喜欢的事。中国的孩子们,中小学生们是最累的,尤其是我们那个年代,还没有开始减负,也没有现在孩子们用的那种拉杆书包,我瘦弱的小身体要背着硕大的书包,我怀疑自己的身高就是被这样压着而没有完全释放出成长的能量。我是争强好胜的,在意老师的看法。记得在小学三年级,有一次我考了全年级第一,但从此我就上了套子,为保住这荣誉而奋斗,成了学习和考试的机器,在意张榜公布的分数与名次。当然我干得还不错,一直保持到高中三年级,但我也越来越厌恶这种不自由与压抑,眷恋儿时陶醉于自我世界,随意挥洒画画的畅快。我僵化的头脑需要释放,所以不顾家人老师的反对,在高考时又重新选择了自己儿时所立下的志愿。我想如果不去完成自己的理想我必将后悔终生,就这样我又来到了美院。

  本科、研究生阶段我给自己做了很多安排、计划,我知道我要什么,我该做什么,每个阶段要解决什么问题,所以我也是较为勤奋、刻苦的。我现在教的学生很多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一片茫然无知,这是最要不得的状态,当然年轻嘛,还有虚度的本钱。回顾我在学校的学习阶段,我会很欣慰,可以看到自己每个阶段的进步与成长,每一步都走得踏实有力,可以说对得起自己的青春,即便岁月在慢慢流失,我也心安理得。

  关于爱情婚姻,我现在是个老师了,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孔,单纯的笑脸,我真的很喜欢他们(当然我看起来也不大)。我最最怀念大学的时光,我的同学们。我鼓励我的学生们去爱,在大学时一定要真情实意地谈一场恋爱,人生一定要不计后果、不顾一切地大胆爱一次。尤其是学艺术的学生,本就敏感丰富,在爱情中学会爱别人,爱自己,懂得人与人相处的不易,学会相互包容与理解。这对于他们画画乃至以后工作都有好处。最近热映的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再次让我们重温了学生时期爱情的美好与纯真,毫无杂念与功利的校园生活。我也和大学同学交流过观感,我们无疑都成了怀旧的人,只能把这些最真挚的东西存贮于内心深处。

  对于我,这么多年时间和精力更多放在了学业和画画上,当然我还是赞同人该符合自然规律,到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,不过我现在还总是把自己当孩子看,不敢考虑太多也懒得考虑太多。在我心中画是最重要的,感情还是其次。画不了画了,自己先成行尸走肉了,也谈不上爱别人了。

  你觉得绘画带给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?

  画画会给与我内心的安宁。每当我孤独无助,心灰意冷,只要拿起画笔将这些情感宣泄出来,我就能一点点地安静下来。它是我最忠实的朋友,给了我无限的安全感与充实感。并且这种创造性的劳动也是令人愉悦的,每次创作我都会带着冲动和新鲜感,就像即将分娩的母亲,急切知道未出生孩子的样貌,分娩过程是艰辛痛苦的,但又带着极大的喜悦与幸福。

  到现在为止,你觉得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什么?有没有自己觉得满足的一种状态,或者说你理想中的创作境界应该是怎样的?

  我最近思考与希冀的是怎样获得一颗强有力的、勇往直前的心,如何抛弃名利求得内心安宁?

  我理想中创作的最高境界是自由,心灵的自由,画与我完全合一的状态。我可以天马行空,随心所欲,自由自在,既有展翅鲲鹏遨游于天际的逍遥,也有蛹化蝴蝶飞身于自然的超脱。

  怎样看待梵高样的画家?美术院校毕业的不少画画的朋友都改行了,他们告诉我的理由是生存困难,能在年轻时候靠画画养家糊口的太少,所以以画画为职业是很奢侈的。

  我佩服梵高,也喜欢他那饱含生命力的作品,每次看到他的画我都会眼含泪水。我也热爱绘画,但我想我做不了他那样的人,穷困潦倒仍在画画。我想我可以承受清贫,但日子至少还得维持吧。梵高可以说是在逼入绝境之中仍坚持画画,当然人不在困境没被推向悬崖边缘也很难说他的极限有多大,耐受力有多强,也难对一个人做出定义与判断。这就是吃饱饭才能画画的问题,饿着肚子去画画,再有顽强意志的人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吧?虽然我的性子也比较激烈,但感觉也不会像他那样,因为爱情不顺利就把耳朵割下来,最多挣扎一通然后斩断情思。

  画画确实是一个艰难的职业,美院由于扩招,大量的学生毕业没有工作,但也不可能每个学生都成为画家、艺术家,社会也不需要那么多画家,不需要那么多作品,大浪淘沙,最后从沙土中淘出来的金子也就那么几颗。成名之前,百般苦楚与坚持只有自己心里清楚。有些同学朋友他们画得很棒,绝对比那些身处高位或是徒有虚名的人强很多,看他们挣扎痛苦,我也算感同身受,却也感到无奈,无法给与帮助,能做的只有相互砥砺。我毕业两年,工作了两年,和上学时的无忧无虑,慢节拍,自我感觉良好的阶段是无法比拟的,开始有了现实,要考虑生存。如果有人告诉我,他热爱画画,毫不计较,饿着肚子也要画,我只能说此人虚伪,或是不谙世事了。名与利每个年轻人都在乎,年轻时需要有些物质和声名的鼓励,当年老、生命开始衰弱时,很多东西也就看淡了、看尽了。但是如果能在现实中得到磨砺与成熟,却不改当年的理想与追求,洗净铅华,看透世事,仍拥有九死而犹未悔青葱少年的诚挚与热情,我认为这比年少轻狂,不谙世事的语出惊人要深厚得多,也沉静内敛得多,有这样气质的作品也最值得观看与欣赏。

  你想成为怎样的艺术家?

  耐得住寂寞,享得了清贫,守得住节操,不受外界影响与干扰,默守内心安宁与信念,时刻倾听内心情感的真实的艺术家。

  一幅好的作品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?

  真诚,艺术家大量情感的投注与体现,给人过目不忘长期铭刻于心的震撼与启示,我强烈反对一幅画第一眼只给人以简单的视觉冲击或形式,当然不等于说我不重视形式,好的绘画作品必定是内容与形式的高度完美统一,但形式最终要给以内容强有力的支撑,巧妙地隐匿于内容之中,用中国画里的话说就是妙造自然,是逸品。

2012年5月4日(原载于《艺术生活快报》)

本文由www.35222.com发布于艺术家,转载请注明出处:没有其他事可做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