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www.35222.com > 艺术家 > 转向了女性个体与社会的关系

转向了女性个体与社会的关系

文章作者:艺术家 上传时间:2019-12-29

  这是喻红的油画作品《1996 年30 岁》,隶属目击成长系列。孩子和艺术创作,都需要倾注心力,也是艺术家妈妈内心天平上角斗的两种力量。刚成为母亲那几年,喻红也纠结在这两股力量中,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她重新开始梳理自己,意识到了母亲的责任,又从责任萌发了女性自觉意识在艺术创作中的位置。在此之后,她变得广博,格局也从女性自身情感,转向了女性个体与社会的关系,又朝向特定族群关怀。

  相比喻红和尹秀珍,曹斐显然是另一代人,更自我,也更自由。她强烈的自我意识与主见,既体现在她成为母亲前的创作中,也延续至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后她创造出的教育方法中。她的变化也显而易见:内心变得更为丰富。

  在母亲节前,我们走访了喻红、尹秀珍、曹斐等女神级的艺术家妈妈,在她们成为艺术家,成为母亲的故事中,或许也能够给妈妈们提供一些经验分享。

  孩子对于艺术家母亲的影响,是记者采访四位母亲时浮现出的一条脉络。与此同时还有另一条脉络,喻红、尹秀珍、曹斐和海蒂,都不约而同地拒绝教授孩子绘画,并对于孩子的成长,都采取一种放养的方式。

  喻红靠在沙发上注视着女儿,女儿则安详酣睡在另一头,母女俩在画作中体现的,既是构图上的平衡,也暗示着母女关系:女儿从脱离母体开始,逐渐成长,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。

  绘画史上从不缺少女画家的亲子图,美国女画家卡萨特就画过许许多多母子形象。还有法国女画家勒布伦夫人的名作《画家和她的女儿》,画面上勒布伦夫人俯身坐着,双臂围抱着女儿。女儿搂着妈妈的脖子,亲子之情洋溢纸面。

  而对于海蒂芙欧特(Heidi Voet), 一个嫁入中国家庭的比利时艺术家,似乎又显得不同。她早早就萌发了女性自觉,一对龙凤胎子女则拓宽了她关怀的视野,她说:更希望能为所有的孩子创作。

  对东方女性来说,成为母亲无疑比成为妻子更符合女孩向女人身份的转变,从而释放出更宽厚也更具能量的爱。尹秀珍亦是如此,在她以往对于城市和环境的关怀之外,因女儿的诞生,而产生对未来的忧患,其关怀的维度,也从个体记忆趋向于未来。

上一页 1234 下一页

这是喻红的油画作品《1996 年30 岁》局部,隶属《目击成长》系列

  但言传身教、耳濡目染,孩子们都毫无例外地显现出创作的冲动。喻红的女儿每年在父母生日时为父母画一幅肖像,尹秀珍的女儿宋儿睿自己动手开始创作,曹斐的儿子山山会拿iPad拍摄特效视频,海蒂芙欧特的双胞胎子女赫利奥(Helio)和斯特拉(Stella)则会通过画来讲一个故事。从中,或许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血脉并非是艺术基因传承的单一方式,在艺术家妈妈看来,释放孩子的天性,培养孩子想象力和创造力,无疑更重要。而孩子们在艺术家庭的生活环境中,在生活点滴中受到熏陶,潜藏于血液中的艺术基因得以激发。由此, 孩子们对艺术也有了自己的理解,如宋儿睿就说:艺术家是创造世界上独一无二东西的人。

  有趣的是, 喻红、尹秀珍和曹斐走上艺术道路,也并非其父母手把手的教授,而是自觉自发成为艺术家。

本文由www.35222.com发布于艺术家,转载请注明出处:转向了女性个体与社会的关系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