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www.35222.com > 艺术家 > 潘学固老1960年入上海文史馆

潘学固老1960年入上海文史馆

文章作者:艺术家 上传时间:2019-12-29

www.35222.com,  上海市文联在潘学固老逝世时对其一生作出了高度评价,赠挽联曰:耄耋享大年,音容永在,典范恒存。是贤者德,是长者风,是仁者寿;立名垂远世,朱墨分明,龙蛇并竞。乃文之英,乃草之圣,乃印之家。

  在这幅挽联中,称潘学固老为贤者、长者、仁者,这是从学养人品上进行的评价;在艺术上,称他为文之英、草之圣、印之家,不仅指出了他所涉及的艺术领域包括文学、草书和篆刻,而且也指出了其诸艺相融合并取得了高超的艺术成就。

  潘学固老出身于世家名门,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和艺术的熏陶。其父潘淇亦精草书,为于右任先生所夸誉;其伯父潘陛则有江南才子之誉,当时以诗、书、画驰名文坛。而他们均为明末耆宿、桐城文学先祖潘江(字蜀藻,号木涯,博学多才,曾为戴明世师)的后代,先天携带了热爱文学艺术的基因。据其子女回忆,潘学固老6岁始习书,8岁即可为乡人写字,可见其天赋极高,用功亦勤。所以,其幼时已渐入书法之门径,培养了对书法的兴趣。幼时的努力对一生都有深刻的影响,潘学固老幼时习书则培养了他与书法一生不能割舍的情缘。他青年时先后就读于安徽法政专门学校和北京法政大学,所学专业并非文学艺术。毕业后,供职于安徽省政府,曾在怀宁试创实业。抗日战争时,又在四川松潘创办中华金矿公司。可见其怀抱满腔报国兴业之想,志向远大。然而,他于书法艺术的热爱并不受此影响。他在来上海文史馆之前曾撰写过一副对联:悟已往之不谏;知来者之可追。或许缘于时间有限,青年时于书法艺术领域专研不深,而日后的用力方向则是其所热爱的文学艺术领域了。潘学固老1960年入上海文史馆,为文史馆馆员,曾任该馆书画篆刻和诗歌组组长,开始了其日后30余年的近乎专业研究和实践的书法艺术事业。

  潘学固老居于海上,常与海上书法名家游,成为海上书法的重镇。早在抗战时期,他就曾与同乡,后来成为海上著名书法家的潘伯鹰等在重庆举办书法展览,饮誉渝城。在1950年代末,他曾参与《鲁迅笔名印谱》创作。在1960年代初,与沈尹默、潘伯鹰、王个簃、郭绍虞等积极筹建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,为上海地区书法篆刻的普及发展,做了大量工作。自1961年起曾主持在上海市青年宫举办的多期书法篆刻学习班,培养了大批书法后备人才。潘学固老热心书法的普及教育工作,一是出于其对书法的热爱,更重要是出于对书法的责任感,即发展、弘扬传统的文化艺术。他的教学理念不仅停留在简单的技法上,而是要让学生树立起对书法史的整体观,并在这种背景下加深对书法艺术的理解,这种观念显然得益于潘学固老文学与书法兼擅的实践。

  潘学固老幼时学书,60岁后专攻书法,并从事书法艺术的教育和组织等方面的工作,取得了非凡的成就。

  最值得一说的是潘学固老对草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不懈的实践,取得了突出的艺术成就。

  在五体书法中,历来认为草书最为抒情,但书写也是最难的。究其原因,草书意多于法,以意驭法。但是法度又是基础,没有坚实的法度,草书的意趣就会成为空中楼阁,难以实现。潘学固老幼时临池,对欧、颜楷法下过很大的功夫,而这种童子功显然是其草书实践的基础。草书对意趣的丰富性的要求很高,这种意趣的培养不仅来源于学养和对自然的体悟,也需要吸收其他书体的营养。刘熙载在《书概》中曾说:他书之笔意,草书却要无所不悟。潘学固老不仅有唐楷的功力,他还长于篆书。安徽是篆刻艺术的重镇,皖派印风影响久远。潘学固老祖籍桐城,这里文风很浓,更出过像邓石如这样的开宗立派的大篆刻家。所以他青少年时就对邓石如、吴让之和黄牧甫的篆刻艺术产生浓厚的兴趣。60岁以后又上溯秦汉,兼研西泠八家和赵撝叔的印风。其印冲切相用,以小篆为主,间或籀文,在大体工稳的布局中,寻求一种质朴厚实的美感。所以,潘学固老早年于楷书、隶书、篆书的深厚功力,尽化入其草书之中。他晚年又探讨飞白书,对草书境界的提升也有很大的作用。

上一页 12 下一页

本文由www.35222.com发布于艺术家,转载请注明出处:潘学固老1960年入上海文史馆

关键词: